当前位置:南风窗 > 检查、评比、摊派活动拖累教学 中小学教师亟需减负

检查、评比、摊派活动拖累教学 中小学教师亟需减负

  检查、评比、报表、摊派活动“拖累”教学

  检查、评比、报表、摊派活动“拖累”教学

  忙到飞起来 中小学教师亟需减负

  王蔚/陆梓华

  如今,当老师累,不仅要承担日常较重的教育教学工作,还要为许多与本职关系不大或干脆没有关系的事情所“拖累”。各种报表满天飞,各种检查、评比、考核不胜枚举,有许多还是重复的、交叉的、随意的。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》,确保广大教师潜心教书、静心育人。

  考评填表铺天盖地

  又到年终。各中小学正忙于绩效考评。“我这几天晚上都在加班,表格多啊,眼睛也看花了。”本市一位高中教师向记者摊开了考评表。比如,有一项“学生体质达标率不低于90分”的要求,虽然在整个考评总分里只占1分,但要一个个去查询学生的体测原始数据。还比如,“重视图书馆的建设与应用工作,管理服务体系遵守《中小学图书馆(室)规程》”,虽然才区区0.5分,但必须把具体要求分解到各教研组,因为,如果有哪一门学科没有利用图书馆的资料,万一上级查下来就会被扣分。

  “什么都要填表格,什么工作都要用数据说话,实际上不仅加重了基层学校的负担,而且也容易滋生形式主义。”有教师举例说,现在各种都要“进学校、进课堂”的专题教育活动,从内容和意义上来说,真的很有必要,也对青少年成长大有裨益,但在检查、汇报上却过于烦琐。比如,毒品预防教育专题,每个学期要有计划、有小结,还要编制比赛的试题,分发宣传材料。组织学生观看相关影视片后,还必须撰写观后感,并要组织专题的校会课,且每个环节都要留下文字和影像资料作为证据。

  法制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有教师反映,由于过分强调教育的“形式要多样”“内容要生动”,所以,法制教育也变成了“负担”。相关负责教师要准备教案、导学案、讲座文稿,要编制问卷调查表,要组织学生出小报,要举办法制专题的书画作品展览,甚至还要设置模拟法庭,要求更高的是,对于法制讲座活动还要有新闻报道。如果真的不折不扣去完成,结果只会是教师累得够呛,学生忙得要命。

  教师工作失去“边界”

  在本市,大部分中小学的班主任津贴是每月1500元左右。“不想做班主任”几乎成了很多中小学老师的共鸣。“薪资高低并不是重要原因。”有班主任表示,早上7时30分左右到校,晚上五六点钟回家,午休时间要陪餐、要管理班级,晚上时间还要被家长的电话和微信包围,班主任的工作被附加的内容太“丰富”,有点吃不消。

  班主任工作难就难在没有“边界”。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,扮演的角色可能是其他老师请假时的“临时代课老师”,可能是运动会、科技节、艺术节等各项大型活动的策划者和组织者,还可能是“侦探”和“心理咨询师”。而这些还只是常规工作,万一遇上校园伤害事故,班上有特殊学生需要额外辅导和照顾,所需要的配套资源和力量仍然不够,班主任需要牵扯的精力就更多了。某小学资深班主任坦言,近几年来,随着社交网络的普及,家校沟通频次明显上升。由于白天的工作紧张忙碌,每天饭后的一个多小时时间,她都会集中处理家长微信留言,并及时回复。“有时候,看到孩子学习状态有所下滑,或者这一阵情绪有点波动,即便家长没打电话,我们也总归想着主动跟家长发个微信,沟通几句,”这名老师说,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溜走了。令她哭笑不得的是,有时候,年轻父母吵架了,也会找她来诉苦。虽然一聊就是半天,但她也得耐着性子当好心理咨询师,“毕竟老师也希望孩子能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成长。”

  中小学教师工作有多忙多累?“跟踪”王港中学初三英语教师、学校少先队大队辅导员龚珮丽的一日工作,不由得令人真心感叹这份职业不容易。“按现在的绩效考核,一般初中语数外等主课教师的满额工作量是任教两个班级,周课时在12节左右。我因为还兼着团队行政工作,所以课时量减半。”龚老师说,除了每天的正课,每周还要安排固定的早读、晚读时间,常常还要挤出时间为学生做个别辅导。龚老师以前做过多年的班主任,曾经教过一个离异家庭的学生,学习成绩总是落在后面,为了他的进步,龚老师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跟学生的父亲通电话。“现在都有微信、手机,家校联系变得特别方便了,对于这样的不计时间、不计报酬的工作,老师们其实都是在默默奉献。”她说。

  “摊派任务”盯上学校

  这次出台的为教师减负意见提出,要“切实减少对中小学校和教师不必要的干扰,把宁静还给学校,把时间还给教师”。

  校园安全专项督导、心理健康教育专项督导、依法治校专项督导、防性侵专项督导、近视防控专项督导,乃至一遍又一遍的食堂卫生检查……在本市一所公办学校校长的工作笔记上,时不时就能看到“督导”和“检查”的字样,一个月二三十次是常事。临近期末,等待这名校长的还有十几项小结和述职报告。“从早上7时半到校,一天要听课,评课,找老师谈话,处理学校运营管理的各种事项……如果是冬天,每天下班时候都是看不到太阳的。”这名校长说,由于白天的时间被割裂,所有的文案工作只能留到晚上处理,循环往复,工作强度可想而知。

  令教师们为难的,还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“摊派任务”。一名公办初中班主任告诉记者:“三天两头需要填写各种问卷调查,各种网上看视频答题。往往是区里要看学校完成率,学校只有来要求班主任叮嘱学生完成。”她说今年暑假里一共接到了学校德育处下发的19个活动通知,主办方来自各个方面,演讲比赛、科学探究比赛、实践打卡比赛等,都需要派学生去完成。但同学们反映不少活动只是图个热闹,浅尝辄止,收获并不大。

  “摊派任务”过多过滥,势必打扰到师生们在安安静静的校园里专心教育与学习。

  专业人做好专业事

  教师是一项极具专业化的工作,即以其专业化的教育学知识和专业化的学科知识启蒙学生。此次从中央到地方都明确要为教师减负,说白了就是要让教师做专业化的事情,而不是被各种检查、报表或其他与教育无关的事缠身,从而分散了教育教学精力。

  新云台中学校长王晓云认为,如果任由各种没完没了的检查、评比、报表等工作一股脑地压向教师,那么,他们就势必会在“提升专业素养”与“应付额外工作”上出现苦恼与矛盾,最终损害的肯定是教育的本职。

  “为教师减负也要有顶层设计。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。有些来自上级各部门的工作、统计、检查等,不妨可以做些相应的调整或整合,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基层学校松绑。总之,要尊重教师教育教学研究的空间,而不能让教师成天疲于奔忙、疲于应付。”王晓云说。 【编辑:郭泽华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