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风窗 > 中国科技馆原馆长李象益:不仅做科普的命题者,更要当解题人

中国科技馆原馆长李象益:不仅做科普的命题者,更要当解题人

  【现场】李象益发表获奖感言

  【现场】李象益发表获奖感言

  我今年75岁,似乎还没有75岁的感觉。我依然眷恋着这个事业,前思后想,正是科普事业具有的无穷魅力,继续为科普事业思考与探索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  【解说】画面中的老人,是中国科技馆原馆长李象益,这是他2013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“卡林加奖”时的获奖感言。这一奖项被称为科普界的“诺贝尔奖”,而这也该奖设立以来,首次有中国人获奖。

  近日,记者在北京见到了81岁的李象益。李象益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从事了22年的喷气发动机设计工作。改革开放初期,科学家们呼吁建立一个国家科技馆。1983年,李象益被抽调去创建中国科技馆,他的工作也逐渐从科研转向了科普。李象益回忆说,那是一个非常艰苦的时期。

  【同期】中国科技馆原馆长 “卡林加科普奖”获得者 李象益

  当时我们最初决定建中国科技馆的时候选址在了安华桥畔,当时叫做一个太阳能公社的一个小队部里头,当时条件可以说是非常的艰苦,也就是那么几间平房,都是烧的蜂窝煤。当时有一些设备也没有地方放,就放在一个烧砖的煤窑里头,早晨起来去生炉子,晚上下班的时候一抖浑身都是煤渣子。

  【解说】中国科技馆的创建,推动了全国科技馆以科学中心为理念建馆。而后,李象益担任了中国科技馆馆长,继续推进科普教育的创新。除了科技馆的工作,李象益还首次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公众科学素养调查,这也为在全国开展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拉开了序幕。2000年,李象益退休,而现在,他依旧活跃于科普战线。

  【同期】中国科技馆原馆长 “卡林加科普奖”获得者 李象益

  给人家科普上出一点主意,比如一个新的设计方案,或者去做一个科普报告,怎么把创新点抓住。现在也是年龄大了,早晨四五点钟就起来了,想起来那赶快当场就把它记下来。我原来一直搞科研的,最初我是个“科普盲”,我可以说现在已经从一个“科普盲”变成一个“科普迷”了。30年来的(科普)工作,使我体会到,科普工作是一个永远创新,永无止境的事业。

  【解说】30余年的科普工作,也让李象益见证了中国科普事业的发展与变化。从2002年颁布的《科普法》,到2006年发布《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》,都证明了科普工作的重要性在逐步提升。李象益还说,和他刚接触科普相比,如今从科普创作、研究,到科普队伍、基地建设,都有了很大发展。

  【同期】中国科技馆原馆长 “卡林加科普奖”获得者 李象益

  从规模上来讲,至少现在前八名最大的科技馆都在中国,不但有实体科技馆,有数字科技馆,有流动科技馆和科技大篷车。无论从科普创作科普影视,包括农村的科普、社区的科普,还有我们的比如科普日、科普节、科普周,我觉得都开展得非常有特色。

  【解说】然而,李象益认为,中国的科普教育从创新和深度教育方面,依然有所不足。它从本质上是要解决0到1,而不是1到100的问题。李象益说,科普的目标不仅是让公众要掌握科学知识,还要有科学的应用能力。所以现在的科普教育应该关注如何从知识层面提高到思想方法层面,而这,也是他正在努力的方向。

  【同期】中国科技馆原馆长 “卡林加科普奖”获得者 李象益

  我不仅要做一个科普的命题者,而是要做一个科普的解题人。你不是说让人家说,你们要创新,你们要推动科普创新,而是回答我们怎么创新。

  张子胥 北京报道

责任编辑:【刘羡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